<address id="jftzv"><video id="jftzv"></video></address>

      <video id="jftzv"><noframes id="jftzv"><output id="jftzv"></output>

          <strike id="jftzv"></strike>

          <em id="jftzv"></em>

          <progress id="jftzv"></progress>

          “我的農場(chǎng)·我的家園”四:連隊兒時(shí)記事

          時(shí)間:2024-02-21 作者:張萬(wàn)成 來(lái)源: 點(diǎn)擊次數:16869

          兒時(shí),我生活在新疆生產(chǎn)建設兵團第一師四團十八連,那是個(gè)與吉爾吉斯斯坦相鄰的邊境連隊,距離團部42公里。那里有許多我難以忘懷的往事,吃過(guò)的野菜、豆腐皮,還有上學(xué)時(shí)抄過(guò)的書(shū)……

          汪曾祺講,“過(guò)去,我的家鄉人吃野菜是為了度荒,現在吃野菜則是為了嘗新了?!焙芏嗳硕贾礼R齒莧這種野菜,新春時(shí)節采來(lái)吃,一來(lái)充饑,二來(lái)嘗鮮。

          馬齒莧長(cháng)得最好的區域是麥地和林帶。別小瞧矮矮的馬齒莧,它的生命力異常驚人,是所有野菜中最頑強的。你若用鋤頭將它鏟離泥土,哪怕只有一絲斷根,即使在烈日下暴曬一兩天,只要再沾到少許濕土或水,仍可成活。菜地里如果發(fā)現馬齒莧,你得趕緊清除,否則它就會(huì )長(cháng)成一大片。

          馬齒莧外表不太好看,甚至有些丑陋。它匍匐著(zhù),散落生長(cháng),不太規則,莖略帶暗紫色,葉呈楔狀、矩圓形或倒卵形,因緊貼泥土,咋看都有些灰頭土臉。但它不挑生存環(huán)境,坡地、田里、路邊、溝畔皆可生長(cháng),且抗旱耐澇。這種生存能力,讓人頗為感慨。

          馬齒莧的吃法各地不同。我們這的山東人喜歡用水煮后剁碎揉入面內,烙餅或蒸餑餑;東北人則拿來(lái)炒肉絲或用開(kāi)水燙后蘸雞蛋醬吃,還有人用它做湯或蒸包子。

          馬齒莧能吃,更是藥材。據《本草綱目》介紹,它有治療瘡瘍腫毒、胃腸潰瘍等多種功效,其清熱解毒的作用,令人刮目相看。

          過(guò)去不起眼的野菜如今成為主角,往日的主角糧食現在卻成為陪襯。主配角的調換,竟讓野菜吃出了如此情調,這在過(guò)去野菜用于充饑的年代,人們是無(wú)論如何也都想象不到的吧。

          除了野菜,豆渣也是難忘的吃食。連隊為改善職工伙食,自己加工磨豆腐。磨豆腐的是一位四川籍的女職工,姓羅,很能干。連隊每月給每位職工發(fā)一公斤豆腐票,憑票領(lǐng)取豆腐,豆腐渣不要錢(qián),誰(shuí)要就拿一些。那時(shí)我們十幾歲,正是長(cháng)身體、飯量大得嚇人的時(shí)候,口糧不足。于是,不要錢(qián)的豆腐渣就成了我家餐桌上的常駐“嘉賓”。

          母親除了用白菜葉煮豆腐渣外,還會(huì )把蒸熟的洋芋搗爛摻在炒熟的豆腐渣里,做成一個(gè)個(gè)圓圓的薄餅,放在高梁稈做的簾子上置于向陽(yáng)處晾起來(lái)。晾干了,孩子、大人出來(lái)進(jìn)去拿一個(gè),咔嚓咔嚓地咬。那又薄又脆的豆腐渣洋芋餅子又酥又面,真是人間美味!人們都把這豆腐渣餅子叫作“脆薄餅”。

          如今,每次看到妻子用豆漿機打豆漿,我都說(shuō),豆渣留著(zhù)我吃。倒不是愛(ài)吃,實(shí)在是難忘那味,禁不住要吃。沒(méi)經(jīng)歷過(guò)貧窮的年代,大概無(wú)法想象豆腐渣是多么好的東西!

          每當讀到“成由勤儉敗由奢”這句祖輩父輩流傳下來(lái)的人生格言,我就想起吃豆腐渣的事,教育孩子不要“忘本”。

          50歲以上的團場(chǎng)人,不少有借書(shū)抄書(shū)的經(jīng)歷。1978年,我上高中,當時(shí)的文化生活還是一片荒漠,特別是生活在天山深處的我們。每每發(fā)現一本好書(shū),大家爭相傳看。由于限期歸還,經(jīng)常通宵達旦,人歇書(shū)不歇,有的書(shū)甚至在幾個(gè)人間輾轉流轉,翻看得破亂不堪。就這樣,《艷陽(yáng)天》《高老頭》《三俠五義》《七星劍》等作品,成了我當時(shí)難得的精神食糧。

          我書(shū)是要還的,有時(shí)難舍書(shū)上的好詞好句好段落,就抄下來(lái)慢慢欣賞。記得當時(shí)我高一放假,一個(gè)星期天,一位同學(xué)神秘地告訴我,他借到一本唐詩(shī),明天就還,問(wèn)我看一晚上行不。我說(shuō)行,拿來(lái)一看,真是保管不善,前后幾頁(yè)都殘缺了。翻開(kāi)一看,是一本《唐詩(shī)三百首》,還是繁體字。

          我草草讀了一下,大喜過(guò)望,想到明天要還,干脆抄一遍。于是一晚沒(méi)睡,直到天亮,才把書(shū)上的詩(shī)全部抄完,我也有屬于自己的書(shū)了。后來(lái),上海知青帶回各種手抄本借給我們看,遇到好的,就自己動(dòng)手抄,宋詞等我都有手抄本。

          從此,這個(gè)手抄本就成了我的寶貝,經(jīng)常面對戈壁誦讀。每有會(huì )意與疑難,則和同學(xué)交流。興發(fā)于大江東去,流連于曉風(fēng)殘月,自不覺(jué)山中寂寞。在那文化貧瘠的年代里,它為我注入的精神甘泉與養分,至今猶在身上流動(dòng)。

          宋濂在《送東陽(yáng)馬生序》中回憶自己的抄書(shū)往事:“余幼時(shí)即嗜學(xué),家貧無(wú)從致書(shū)以觀(guān),每假借于藏書(shū)之家,手自筆錄,計日以還。天大寒,硯冰堅,手指不可屈伸,弗之怠。錄畢走送之,不敢稍逾約?!边@種精神足以感動(dòng)無(wú)數后人。

          后來(lái),書(shū)店里古典文學(xué)選本逐漸多了起來(lái),各種中外名著(zhù)也紛紛出版。好書(shū)不再短缺,從此再也不用抄書(shū)了。

          今天,出版業(yè)空前發(fā)達,在線(xiàn)閱讀更加方便。有時(shí)也買(mǎi)書(shū),卻買(mǎi)得多、讀得慢,書(shū)柜中多數書(shū)我沒(méi)有看完,甚至有的書(shū)買(mǎi)了多年,也只看了幾頁(yè),真是“書(shū)非借不能讀也”。閱讀供求,已出現另一種失衡,而閱讀的沖動(dòng),也遠不如當年抄書(shū)的歲月。

          (作者單位:新疆兵團一師四團)

          責任編輯:衛晉瑤/吳文磊



          責任編輯:農墾經(jīng)濟研究會(huì )

          本網(wǎng)為非營(yíng)利性網(wǎng)站,轉載的文章并不代表本網(wǎng)觀(guān)點(diǎn)。如本網(wǎng)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(wèn)題,請來(lái)電、來(lái)函與我們聯(lián)系。
          ?
          主辦單位:中國農墾經(jīng)濟發(fā)展中心
          地址:北京市朝陽(yáng)區東三環(huán)南路96號農豐大廈 郵編:100122
          京ICP備11035685號-1 京公網(wǎng)安備 11010502034728號
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久久99热这里只有精品7,caoporn国产精品免费视频,亚洲综合亚洲国产尤物,一级电影在线播放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jftzv"><video id="jftzv"></video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video id="jftzv"><noframes id="jftzv"><output id="jftzv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<strike id="jftzv"></strike>

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jftzv"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jftzv"></progress>